时尚-相商动易-banner

天堂门口,那一间爱的小屋

自幼身患小儿麻痹症的湖南青年陈亚龙考上湖南师范大学后,又被该校生命科学院研究生班录取。谁知此时,他患上了骨癌绝症,医生诊断他最多只剩下两年的时光,不屈的他决定通过媒体公开表示捐献器官……浙江上虞市鹤琴小学体育教师朱姣丽看到这个消息后被深深感动,在经过一段真挚热切的短信交流后,她决定冲破一切阻力,陪伴陈亚龙走完最后的人生旅程。当朱姣丽从浙江千里迢迢来到湖南偏远山乡,面对卧病在床、生命进入倒计时的陈亚龙,面对家人的强烈反对、亲友的苦苦劝阻时,她能够冲破世俗吗?她一颗炽热的心能坚持给予,直至成伤吗?

http://www.xn--ttss6e.net

天堂门口,那一间爱的小屋

天堂门口,那一间爱的小屋

女教师牵手绝症硕士,陪你走完人生的最后时光

2005年11月2日,杭州《都市快报》刊登了浙江上虞市鹤琴小学体育老师朱姣丽拍摄的一组摄影作品。看到样报后,朱姣丽心情特别舒畅。不想,就在同一版面上,一则名为《癌细胞扩散前他要捐眼角膜》的报道牢牢抓住了她的眼球。故事的主人公名叫陈亚龙,34岁,湖南省双峰县青树坪镇人,幼年因患小儿麻痹症右腿落下残疾,但他凭借坚强的毅力考上了湖南师范大学医学院;2003年,他又被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研究生班录取。谁知,入学不到一年,陈亚龙患上了多发性骨髓瘤。接受5次化疗后,债台高筑的家人不得已放弃对他的治疗。眼看剩下的日子不多,陈亚龙决定:在癌细胞扩散前,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给红十字会。陈亚龙的故事让朱姣丽久久不能平静,她被陈亚龙这种自强不息而又勇于奉献的精神所感动。

今年29岁的朱姣丽出生在浙江省上虞市崧厦镇。她从小就被病痛所折磨,但是她聪明善良,能歌善舞,尤其喜爱体育运动。初一时,一个体育教练看中了她,她被转学到崧厦中学就读,并参加举重训练。两年半之后,朱姣丽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绍兴市体校。从体校毕业后,朱姣丽被上虞市鹤琴小学聘为体育老师……

第二天,朱姣丽向《都市快报》打听到了陈亚龙的手机号码,并给他发去了第一条信息:“陈亚龙,你好,我是浙江上虞市的一名小学体育老师。你的惊人毅力及善良令我感动,我也从小受尽病痛折磨,能相互交流吗?”没想到陈亚龙很快就回了信息:“很高兴认识你,并感谢你对我的高度评价。”就这样,两人开始了短信交流。因为有相同的病苦经历,起初,怎样抗击病魔是两人聊得最多的内容。直到有一天,陈亚龙给她发来一条短信说:“我的生命正在倒计时,作为一个医学、生命科学的硕士,也会更坦然地面对这个现实。捐献器官只是一种消极和无奈,我正努力地做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情。”

陈亚龙告诉她,他准备将自己的真实故事写出来,让人们明白,一个人的身体可能是速朽的,而精神永恒存在。生命的意义并不在于活了多长。陈亚龙的不屈与乐观,博识与豁达,让朱姣丽由感动而钦佩。渐渐地,他们开始无话不谈。朱姣丽也向他袒露了自己的情感经历……

1998年底,朱姣丽经朋友介绍,与正在南昌陆军学院就读的一位预备军官有过一段甜蜜的爱情。两人感情非常好,谈了很长时间的恋爱,但迟迟没有结婚。原因是朱姣丽从小患有疾病,长期服药治疗。医生告诉朱姣丽,她不能怀孕,否则对大人小孩都不好。为了不拖累对方,朱姣丽决定离开男友。她将这段感情深埋在心。

2004年底,朱姣丽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上海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杨泉(化名)。杨泉两年前妻子因病去世,他独自抚养16岁的儿子斌斌。可是,就在她感情走向成熟时,不幸发生了。2005年8月22日,杨泉因工地事故不幸遇难。斌斌成了孤儿。朱姣丽决定替杨泉抚养斌斌。陈亚龙的出现,让朱姣丽的内心无法平静。

不知什么时候,朱姣丽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:虽然我不能挽救陈亚龙的生命,但我可以陪他走过最后的旅程啊。于是,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脑子里开始酝酿。11月中旬,朱姣丽花光了所有积蓄,并向家人朋友借了几万块钱,买了一套40多平米的单身公寓。家人和同事为此大惑不解,学校有单身宿舍,要买房子也应该买个大的啊!关于房子,朱姣丽在她的日记里写道:“我一个女人买不起更大的房子,我只希望有一天斌斌和陈亚龙都来我的新家居住,白天我陪他们逛街,为他们洗衣做饭,只要他们有家有爱,我晚上睡在阳台上也愿意。”

她想接陈亚龙过来,那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,更重要的是,已经被她视同儿子的斌斌能接受吗?于是,朱姣丽十分坦诚地向斌斌说了陈亚龙的事。想不到斌斌发短信给朱姣丽说:“阿姨,我想给陈叔叔汇点钱,他太让我感动了。”朱姣丽惊诧不已:“你一个学生娃,哪里有钱寄给他?”斌斌说:“从8月份到现在,你已经给我汇了近3000块钱了,我没怎么用呢!”这孩子真懂事啊!朱姣丽答应了他的请求,她还把陈亚龙的手机号告诉了斌斌,让他们相互聊天交流。就这样,浙江、江苏、湖南三省三个并无血缘关系的人开始了互相关爱。

这时,朱姣丽觉得时机成熟了,就给陈亚龙发去短信:“亚龙,你真实地告诉我,你还能活多久?你的心里最想完成的事是什么?”“最多不会超过两年,这两年,我会做完我该做和能做的事。”陈亚龙的回复让她心痛不已,她试探着说:“如果有一份真情出现,你能接受吗?”很久,陈亚龙没有回复她,于是她又真诚地说:“在这最后的两年里,放下你的包袱,我愿意陪你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。你能接受我吗?”陈亚龙一直保持沉默。朱姣丽又一连给他发去了近十条短信。

当斌斌得知陈叔叔的生命最多不会超过两年时,他发短信给朱姣丽说:“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,为什么要带走一个好人?我很希望自己长大后能给他力量,帮他治病。”

买一间房子储藏爱,千里迎接绝症亲人回家

在3个多月的交流中,他们互相给对方发了近3000条短信。那时,陈亚龙自强不息与病魔抗争的事迹被湖南媒体得知后进行了报道,产生了强烈反响。得知这个消息,朱姣丽别提有多高兴了,在和斌斌聊天时,提议寒假去湖南看望陈亚龙。朱姣丽开始为看望陈亚龙作准备。

朱姣丽早早地买好了两张2月1日“上虞——湖南娄底”的卧铺火车票。但斌斌最终却没能跟她一起去,学校只放一星期寒假,年迈的姥姥又坚决不让他在春节时出去。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,在湖南娄底一下火车,朱姣丽看见两女一男站在不远处朝她微笑,他们手上分别举着一张纸牌:“欢迎朱姣丽”,另一女孩笑嘻嘻地将一束鲜艳的红玫瑰递到了她手中,将陈亚龙想说的话通过这11朵玫瑰来传送。忐忑不安的朱姣丽不禁泪湿眼眶。尽管前来迎接的人不是陈亚龙本人而只是他的兄妹。

又经过一个多小时车程,朱姣丽来到了一间低矮的平房前,陈亚龙的父亲将早已准备好的鞭炮点燃了。家人把她带到里屋的房间,她在门口愣了几秒钟迟迟不敢走进去,床上那个戴着帽子的男人招呼她:“姣丽,你辛苦了!”随后又将帽子拿开说:“看到没有,头发快掉光了。”他的幽默将朱姣丽的尴尬一扫而光,她笑着走过去坐在床边。欲语泪先流,眼前的这个病入膏肓的男人,就是近3个月以来一直鼓励她坦然面对生活的人啊!

陈亚龙的身体状况没有朱姣丽想象的那样糟糕,而他的乐观,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。在他的床头,她看到了一堆名著、日记和她写给陈亚龙的每一封信,这让朱姣丽深深震撼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朱姣丽就将牙膏、牙刷送到陈亚龙床头,拿来毛巾帮他洗脸,送早餐。中午时刻,她端着一大盆热水帮陈亚龙擦身。从没伺候过病人的朱姣丽像护士一样利落地给陈亚龙擦洗身体。擦洗完毕后,朱姣丽给他换上她特地为他买的新内衣。

陈亚龙的家人默默地看着这一切,默默地流泪,默默地为他们祈祷:这么好的事真能发生在我们的小家庭中?天上真能掉下林妹妹?

5天时间过去了,2月7日是朱姣丽回上虞的时间,躺在床上的陈亚龙突然说:“姣丽,我不能为你送行,就让我为你画一次眉毛涂一次唇膏吧。”朱姣丽忍住眼泪任由他颤抖的手在脸上涂抹,她的眼眶渐渐湿润了。陈亚龙有生以来第一次为女孩化妆,手发抖,效果较差。但她却没舍得卸妆,对她来说,这是她人生中最美丽的妆容。

列车上朱姣丽给陈亚龙发去短信:“当列车载着我的躯体离你远去的同时,我的心便驶向你。疾病让相隔千里的我俩相遇,我没有理由袖手旁观。如果我无法留住你走向天堂的脚步,我一定送你到天堂的门口,含笑而别……”看到这条短信,陈亚龙仰望苍天,泪如雨下。之后不久,陈亚龙让妹妹去县城给他买一辆轮椅。轮椅能独自将他带到太阳底下,在太阳底下他才有练习走路的勇气。他暗暗下决心:如果还有机会见到朱姣丽,他一定要让她看到自己站着的时候是多么高大。

3月中旬,朱姣丽拿到了新房的钥匙。她十分诚恳地邀请陈亚龙来自己的新家。陈亚龙表示:等我身体好了,我一定会过来的。

陈亚龙还没说什么时候过来,朱姣丽已经为他的到来做准备了:她申请了座机电话,给电脑装上了宽带,还买了一只上好的洗脚木桶,每置办一样家具都先考虑是否适合陈亚龙或者“他是否喜欢这样”。她一个月的工资不高,一部分还贷款,一部分要用来资助斌斌,还有一部分要留着等陈亚龙来了带他逛街和看病。

4月20日晚上,陈亚龙发来短信:“我后天下午到上虞。”朱姣丽接到短信后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。22日下午2点,朱姣丽捧着鲜花急匆匆地跑进上虞市汽车站。几乎在同时,一辆从杭州开来的高速客车也进了站,她有感应,陈亚龙可能就在这车里面,便高喊:“陈亚龙!陈亚龙!”“是!我在里面!”

让朱姣丽万万没想到的是,陈亚龙自己手扶着座位缓缓来到车门旁,他甚至让哥哥挪走了轮椅自己走下了车!她激动得像个小姑娘似的跳了起来:“陈亚龙,你怎么能站起来了?还能独自行走了?你太棒了!”尽管只是不到10米的距离,但这对一个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,又因患有多发性骨髓瘤而大半年没下地走路的他来说真是惊人之举。自从2月份朱姣丽探望自己回家后,陈亚龙就天天练习站立和行走,他的努力终于换来了今天3分钟的行走,朱姣丽推着轮椅走出车站,眼前的这个男人在她眼里顶天立地!

凄美“菊花香”,我们生命相依不再分离

来到家门口后,朱姣丽把钥匙递给了陈亚龙:“这是你的新家,从现在起你也是这里的主人。”陈亚龙拿着钥匙颤抖着手打开了房门:新家是陌生的,但房间里的所有设施,又让他觉得一切是如此熟悉、亲切。

不一会儿,朱姣丽从卫生间里端出一只热气腾腾的木桶放在陈亚龙面前。“从湖南来到了浙江,让小女子犒劳一下你的脚吧。”朱姣丽一边说一边替陈亚龙脱掉鞋袜挽起裤管,热气腾腾的中药洗脚水一寸寸地温暖着陈亚龙的身体和心灵,他伏下身去,一边替姣丽整理头发一边哼唱起来:“顺着风中飘舞的发丝,飘来的你的香气,你那美丽的眼睛和笑容都被我所拥有……”

这是陈亚龙将韩国电影《菊花香》主题歌的歌词抄下来,然后再跟着乐曲一点点学会的。他无法给心爱的姑娘送像样的礼物,一首《菊花香》是他全部的表达,刚才还笑靥如花的朱姣丽泪雨滂沱。

按照事先的约定,陈亚龙将一直住在朱姣丽身边,等到斌斌放暑假后三个人一起去上海、杭州、绍兴旅游。在那些天里,陈亚龙一直催着朱姣丽带他去见她的父母,朱姣丽总是推托。而事实上,关于自己和陈亚龙的事情,她一直没告诉父母,因为父母都没有什么文化,他们对女儿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她像普通人那样平安幸福地生活。朱姣丽决定先斩后奏,将他接到家后再找机会告诉家人。

24日早上,朱姣丽的父母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篇新闻,《上虞女教师朱姣丽牵手“2005年感动湖南人物”陈亚龙》,他们不敢相信报道中的事实,一会儿邻居和报社都找上门来了,老人才确信报道中的女教师就是自己的女儿朱姣丽。半小时后,两个老人赶到了女儿的单身公寓,那时陈亚龙正坐在轮椅上回味这两天来的经历。他想,如果有限的人生里真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自己决不能成为一个累赘,他正在构思一部中国版的《菊花香》,或许,那是他对心爱的人最好的回馈了。

尽管听不懂老人的方言,但陈亚龙已经从他们铁青的脸上看懂了一切。他明白了,朱姣丽是瞒着父母请他来的。面对老人的责骂,他无言以对,愧疚不已。一看到女儿,朱姣丽的父母亲大发雷霆。倔强的她没跟父母多解释什么,只是推着轮椅就往外走,她突然觉得此刻的陈亚龙就像刚失去父亲时绝望无助的斌斌,而她自己则是要保护孩子的母亲。

在朋友们的帮助下,陈亚龙暂时留宿在附近的小宾馆。25日早上,朱姣丽将陈亚龙送到上虞市人民医院,消息很快传到了朱姣丽父母的耳朵里,他们赶到医院,几乎发动了所有亲友来劝说她放弃。夹在父母和陈亚龙之间的朱姣丽左右为难,但如果让陈亚龙留在上虞谁都不会幸福,更别说安心养病了。思来想去,她最终决定把他送到在上海打工的陈亚龙的哥哥身边,暂时避避风头。

第二天,浙江电台找到朱姣丽,希望做一期她和陈亚龙的访谈节目。5月1日,朱姣丽和陈亚龙被电台接到杭州,2日录制节目,下午还推着陈亚龙去参观了黄龙洞,3日一早又被电台送回上海。她陪同陈亚龙一起去逛上海外滩,遥望东方明珠塔。

当5月8日他们的故事被浙江电台《沟通故事会》栏目播出时,他俩在直播间对朱姣丽的父母表示深深的歉意。她声音哽咽着跟父母说:“爸妈,请你们原谅我!我知道你们希望我过得幸福,其实我跟陈亚龙在一起就感觉很幸福。如果没有凑到手术费,陈亚龙最多只能活两年。请允许我在这两年里照顾他。你们也该为有这样善良的女儿而骄傲!”电波那头的父母被两个孩子之间的故事感动得泣不成声。

在上海住了一段时间后,为了朱姣丽,陈亚龙觉得更要勇敢地活着。他在哥哥的陪同下去上海长征医院进行全面检查,医生说他的病症如果不入院治疗,活着的日子屈指可数了,如果做自身干细胞移植,能有治愈的希望。其实,陈亚龙也是清楚这一点的,他决定先回湖南:“事情到了这一步,作为一个男人,我没有退缩的理由了。我回湖南会想尽办法筹钱的。回去,是为了更好地回来,请你相信我。”

5月21日,朱姣丽特地从上虞赶到上海,陪他好好地吃了顿肯德基,又陪他去理发,随后他们坐上了由上海开往娄底的火车。车至杭州东站,她不得不下车。“我们就在此告别吧。”陈亚龙说。“坚强点,千万别倒下!暑假一到我就带着斌斌去湖南看望你。”朱姣丽安慰道。列车徐徐启动,时空距离越来越远,而他们的心却越来越近……

让朱姣丽感到欣慰的是,回到家中的陈亚龙乐观开朗,天天坚持锻炼身体,他比以前更频繁地跟自己发信息打电话。三个人虽然分居三地,但他们心里早已把彼此当成了家人。就像朱姣丽在日记中描写的一样:“我们的房子只有40多平米,房间里没有任何华丽的家具。但是这屋子里有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,既是朋友又是兄妹,永远也不会分离……”

7月中旬是三个人早已约定好在陈亚龙老家的见面时间,朱姣丽将和斌斌在陈亚龙家里呆一个暑假,那将是一幅多么和谐美好的亲情画面啊!

“我家门前有一个池塘,里面有香荷数杆,荷下清澈见鱼。池塘四周绿树成阴,各色鸟儿啁啾欢唱,那应该是天底下最动听的奏鸣曲了……”每每翻看陈亚龙最近发来的短信,朱姣丽就被幸福的泪水蒙着双眼。

2014年11月24日相商动易

http://www.xn--ttss6e.net

Valid CSS! Valid HTML 4.01 Strict Qzone

w3ccss认证